江迅.从两张请假条看“新式文言回潮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8

当下学界视这一现象为“新式文言回潮”,特别是年轻人用文言文写辞职信、自荐信、作文等现代文本。

网上正热传一张学生请假条和老师的回复。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理学系大一学生江磊,用文言文写了一张请假条,其中几句说:“念去去,往返时间狭,唯有申请假;但恐师尊怒,特此书一封,望师特允,周六安然回”。假条引经据典,逻辑清晰,理由充份,不失礼貌,尽显古风文采。学生文笔厉害,老师当然不认输,也同样用古风文体回复:“回乡祭祖,乃大孝之行,仁义之道……念汝情真意切……吾反复思量,暂且应允,下不为例,望言而有信,安然归来”。有同学说,看了这请假条,没点文化都不敢请假了。

网上还热传另一张某大学生写的“古风”请假条,才气同样令人赞叹:“余前日夜读,不慎邪风中表。

延至今日,微热恶寒,支节强几,胸胁苦满,涕泠干呕……”。假条的遣词造句相当讲究,不少文字出自《伤寒论》、《黄帝内经》,不熟知典籍而文采不出众者,恐怕难以写就。

难怪有人打趣说:“现在的孩子‘套路’太深,生病写请假条都能写出一篇亮眼古文。”

当下学界视这一现象为“新式文言回潮”,特别是年轻人用文言文写辞职信、自荐信、作文等现代文本。“文言回潮”现象是当下多元化社会语境的结果,也表明传统文化之美正融入人心,人们热衷追随传统文化。现代社会,人们对于文体的接受和欣赏是多元的,小众的不等于不受欢迎,不等于不流行。语言是一种符号系统,更是一种文化系统。

文言文不符合现当代人口语习惯,遭遇远离是历史必然。不过,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虽语言形式不同,但两者文化内核一致。

记得我们小时候,父母都会捧着绘本教念唐诗。“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,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”;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”……这些朗朗上口的韵律,携带独特的古典美感,贯穿童年记忆。今天,那些唯美到心碎的“古风”句,仍时在口中:待浮花浪蕊俱尽,伴君幽独;天不老,情难绝,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……今天的中小学生,虽不再需要像古人一样满口“之乎者也”,但家庭、学校、社会的教育始终强调传统文化薰陶,品读而浸润在简洁典雅、意境悠远的文言作品中,对学习现代汉语是一种滋养,两种语言交相辉映,能丰富年轻人的思想和表达。

自文化运动以来,白话文已取代文言文成为人们书面语言。“古风”回潮,当注意的是文言写作的适用界限,首要的是区分文学性文本与实用性文本。在实用性文本,尤其是公文、信函中,至今仍有一些文言成份,如介绍信中的“请予接洽是荷”,书信中的“颂安”、“敬祺”

等;庄严的书面场合,如法律文件、法庭判词“之”字用法;创作怡情表意的文学性文本也可使用文言,很多古典作品中的语句、典故,在时间淘洗中渐渐融入现代日常用语,或演化为成语、俚语,这些都能赋予文字新奇的审美感受。不过,语言的使用也存在层次之分,须根据不同场合、不同用途区别对待。只是口头语少用文言,别像孔已己那样掉书袋。

文言文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简练,对事件的描述,惜墨如金。这种语言方式是有其合理性的。文言文的底子无形中对文风通顺、简练,以及有助于遣词造句的推敲。“古风”

的写作手法,值得潜下心来认真学习,愿莘莘学子能传承中华古典文化,潜心研究。

文章来源:
星洲日报/香港碎影.文:江迅.《亚洲周刊》副总编辑‧2018‧10‧28